江西多乐彩最新开奖|江西多乐彩今日开奖结果
當前位置: 首頁 > 黨風廉政 > 黨建工作 >
你的生命是我愛的雕塑
作者:    發布時間:2015-11-09 打印 字號: | |
你的生命是我愛的雕塑
鄒碧華同志的妻子 唐海琳
各位領導、同志們:
  大家好!我是鄒碧華的妻子唐海琳。
  碧華離開我們有近三個月的時間了,這些日子里,我每天早上都醒得很早。醒來后,恍惚之間還要確認一下,想一想:“哦,是這樣的。他走了……是真的走了。” 但他的衣服還是掛在那里,我一直都沒有去動……
  事實讓人難以接受,早上出門時還好好的,突然就走了,一句話都沒有留下。我老是不由自主地在糾結:最后的時刻碧華在想什么,對我們想說什么,或者是還想干什么,希望我怎么樣……因為最后再見到他時,我還依稀摸到他眼角的淚水……
  我和碧華是1984年認識的,當時我們同一屆考進了北京大學法律系經濟法專業,是同班同學。碧華體育很好,是國家三級運動員,也比較調皮好動,偷偷爬樹摘柿子的一群男同學中,總有他的身影。
  我從小一直是家里的“乖乖女”。大學期間,我在班里擔任班委、團支書。有一次,鄒碧華拿著兩張電影票走過來跟我說,同學那有兩張票,但他們沒時間去看,我想和你去,你敢去嗎?
  被他這么一激,我干脆地答應了。
  后來我們聊了很多:他小時候跟著外婆,在江西一個淳樸的小山村長大;我生長在上海,習慣了城市生活。不一樣的童年、不一樣的經歷,讓我們彼此好奇,也產生了好感。
  每到周末,我們經常相約去北京圖書館看書,一看就是一天。那時候,他的宿舍床上都是他買的書,我的宿舍床上都貼著他畫的畫。碧華的父親是優秀的版畫家。碧華自小耳濡目染,對畫畫有自己的感悟。
  就是從那時候開始,我覺得碧華是個很有活力的陽光大男孩,多才多藝,又重情重義。而北大教給我們追求理想、敢于擔當的精神,也是從那時候開始,像一顆種子,在我們心里“生根發芽”。我們的愛情日漸深厚,畢業前,碧華特意在我的畢業紀念冊上寫道“你的生命是我愛的雕塑”,留下了我們彼此深情的承諾。
  大學四年很快過去,因為父母堅持讓我留在上海,碧華很理解我父母的心情。為了這份愛,他和我一起回上海發展。
  那是1988年畢業前的寒假,碧華來到上海,住進紡織大學的學生公寓。為了找工作,他一家家單位敲門,主動推銷自己,一共投了60多份簡歷。在拋來“橄欖枝”的單位中,碧華選擇了專業對口的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。我去了建行上海市分行工作。
  1992年初,我們辦了一個簡單的結婚儀式,在兩三桌親朋好友的祝福下,開始了我們的婚姻生活。
  1993年,為了讓自己的專業基礎更扎實一些,碧華有了要繼續深造的想法。那時的我已經懷孕,正需要有人照顧,但我還是理解和支持他。此后的六年里,他先后考上了北大的經濟法碩士、博士。回想起那段日子,還是蠻艱難的,兩個人都挺難。
  我清晰地記得,1993年12月8日,我臨近產期,到醫院產檢,發現患有妊娠高血壓,指標不好,馬上被強迫住進了醫院。那時候碧華還在北京讀書。9日上午,醫生打了催產素,但一直沒能順產,情急之下,我媽媽在剖腹產手術單上簽了字。直到下午3點,終于聽到了孩子的啼哭聲。
  碧華是晚上才趕到的。看見他的一剎那,我的委屈一股腦兒涌了上來,但是看到他風塵仆仆、滿頭大汗,也不忍心再埋怨什么了。我知道他對家是有責任心的,每個人對家庭付出的方式不同,他也是在努力讓家里的生活越來越好。
  博士畢業后回到上海,碧華像彌補虧欠似的照顧家里。他對父母很孝順,把江西老家的父母接到上海來住,將兒子的房間騰出來,兒子跟我們擠一間。后來有條件換房子,他還專門在家里騰出一個獨立的空間,給父親做“版畫工作室”。不管是父母生日,還是平時到外地出差,他都會記得買些小禮物送給父母。
  作為父親的他,也在用心地尋找適合兒子的教育方式。工作再忙,他也會抽時間陪兒子看英語原版小說,糾正他的英語口語。他常以自己的經歷和兒子進行著男子漢之間的交流。受父親的影響,兒子平時也很少抱怨,即使遇到負面信息也能以積極的心態去面對。
  一個家,三代人,十幾年其樂融融。而這期間,碧華也從未停止過學習。
  2000年,根據組織安排,碧華前往美國聯邦司法中心擔任研究員。這段學習經歷讓他受到了很大的震撼,回來時自掏運費運回了幾大箱的復印資料。
  那部被廣泛認可的《要件審判九步法》,也是“厚積薄發”的結果。我知道他開始并沒有想到要寫書,只是習慣于把平時工作中遇到的問題梳理出來,經常寫,有時候躺在床上也寫。時間長了,整合成一套關于案件審理步驟的工具性的講義,沒想到一下子很受歡迎,出版社也向他約稿,這才有了書。
  時間在流逝,角色在轉變。在外面,無論碧華是書記員、法官,還是庭長、院長,但在我的眼里,他一直就是那個陽光大男孩。
  2006年的一天,他得知自己最終當選為“上海十大杰出青年”,興奮不已,一回到家就表情豐富地向我們“嘚瑟”起來。平時只要遇到開心的事,他就像個孩子一樣,回到家會搖頭晃腦地告訴你。
  他知道我眼睛不好,平時很心疼我,經常提醒我不要太長時間看電腦、看手機,晚上出門他總會握住我的手,提醒我哪里有臺階,像是我的“拐杖”。但有一件事他堅持要我幫他做,就是幫他掏耳朵。他專門買了個帶燈的耳勺回來,給我布置“任務”。每天回到家,只要時間允許,他就要我坐在他身邊,幫他掏掏耳朵,覺得那是他一天中最享受的時刻。
  他愛好攝影,歌也唱得很好。看“中國好聲音”節目,他說我上去唱,說不定也能進入前三甲,導師也會轉身……
  我想,正是這種真性情,才讓生逢中國法治建設求新求變年代的碧華,激發起對司法事業的無限熱忱,讓他無論面對什么樣的艱難困苦,都能夠坦然面對,保持著火一樣的激情!
  2008年起,碧華先后擔任上海長寧法院院長、上海高院副院長,擔子越來越重,我第一次發現“陽光大男孩”的白頭發多了。他睡得越來越晚,寫材料、看書、做PPT、給學生修改論文……
  我也擔心他的身體,說的最多的話就是:“你可以睡覺了吧!這么晚了怎么還不睡啊!”他也不拒絕,總是答應“馬上就睡”,但燈還是一直亮著。我說你怎么說話不算數呢,你的“馬上”是多久啊?我覺得自己后來就像祥林嫂,嘮叨著他休息……
  他睡得晚,早晨起床就會晚一些,每天都是我先起來。我收拾好了,就在沙發上坐一會兒,等他一起出門。而他總會在出門前一刻,突然加快動作吃飯、穿鞋,結果臨到出門總被他占先,變成他站在門口看著我匆忙換鞋。他總是開玩笑地說:“喏,是我在等你啊,不是你等我哦……”
  12月10日早上,他可能真的累了,我催了幾遍,他才從床上爬起來。我早早地穿好了鞋,站在門口等他。碧華還打趣地跟我說:“總算是你等我了!”
  只是為什么,我等得到跟他一起出門,卻等不到他回家……
  事情發生后,我不敢相信不愿相信卻又不得不信:生活中,我失去了丈夫;孩子失去了父親;老人失去了兒子、女婿。
  追悼會的前一晚,天南海北“飛來”上海的大學同學,單獨向碧華告別。在他面前,同學們唱起了碧華生前唱過的一首歌——《祝你一路順風》,還哭著說,沒唱好、沒唱好!
  12月14日,無數人趕來送碧華最后一程,他卻安靜地睡了……蓋棺前,我最后一次幫他整理了一下衣服,最后一次摸摸他的臉,在他身邊放下了一本《要件審判九步法》。那是他一生的自豪!
  碧華,在你去世后,有那么多的領導、同事、學生和群眾來吊唁你,我才知道你得到了那么多人的認可,你是那么優秀。在我思念你的日子里,無數認識的、不認識的人來到了我和孩子的身邊,用種種安慰和鼓勵,讓我倍感溫暖。
  借此機會,我代表家人,向大家的關心、關注表示衷心的感謝!我也想對碧華說:碧華,你放心吧,你在天國一路走好!
  謝謝大家!
責任編輯:海安法院
江西多乐彩最新开奖 刘伯温正版四??像一肖准 福彩3d试机号今天 南粤风采36选7胆拖计算器 湖北30选五开奖结果 山西快乐十分任四遗漏 高中四个均值不等式 二分时时彩开奖号码 如何登录群英会实时开奖信息 体育彩票36选7规则 新时时彩新时时彩